©炎欠欠 | Powered by LOFTER

【西乔】Wet

亲爱的们 我跟你们讲 这是我见过最可爱的乔乔 感谢人民感谢党 感谢盘姐姐的粮 顺便 盘姐姐 写番外吗😗

Mouldish:

给 @炎欠欠 的生贺ww


生日快乐呀欻欻!




-




下午的时候乔瑟夫瘫在快递点里他自己的位子上刷手机,算是享受难得的清闲。然后一条推送通知撞到他手指底下。


他的指头把屏幕挡了大半,一时间只能看见即时通讯软件上发件人的名字。


Caesar。


他呆了一秒,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钟面上显示现在是四点二十八分。再低头看时推送通知已经缩回去了。他伸长手指又把窗口拉出来,总算是看全了对方发来的消息。


 


Caesar:下班之后来一趟我家。


 


乔瑟夫皱了皱鼻子。下班时间是五点半,可是今天下雨天黑得早,不像是再会有人跑来寄件的样子。这家伙又要找他寄东西?


他揉揉发起痒来的鼻子。


 


JOJO:要寄什么?我现在来吧,下班之后再来就只能明天寄了。


JOJO:难得今天空,因为这种事情再回来加班也太麻烦了。


Caesar:没事,那个是很小的东西。


Caesar:你先拿着就行。


JOJO:哎哟,不怕我私吞了?


Caesar:……


 


然后那边陷入长久的“正在输入”。


乔瑟夫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突然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这样糟糕的天气里居然真的还有人来寄东西,他忙不迭地爬起来抓了几张餐巾纸给对方,好让那双湿淋淋的手不至于在写底单的时候把重要信息抹花。


一同值班的小姑娘最近是陷入恋爱还是什么别的麻烦了,说是去上个厕所,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他茫然地盯着客人抓着笔的手看了一会儿,又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西撒的消息也回过来了。


 


Caesar:有种你就吞呗。


 


嗬。乔瑟夫啧了半声想起面前有人,又把语气词咬回嘴里。


 


二十分钟之后小姑娘也回来了,攥在手里的手机在踏进门的瞬间发出响亮的没电提示音让她脸上红了一红,乔瑟夫冲她笑,她抿着嘴也回过来一个笑:“……不好意思呀……”


这次这位很热情嘛,乔瑟夫调侃道。


被说中了小秘密的姑娘咬着嘴唇绞自己的手,唇妆咬得都有点掉色了,才不承认又不否认地堪堪显出一丝幸福的神色来:“嗯……乔乔你今天就先回去吧?我来关门就好……”


这是男朋友会来接的意思了。


乔瑟夫吹了声口哨从椅子上站起来:“好啊,乐得早下班。”


出门前他扭头看了看,同事姑娘脸上表情迷迷瞪瞪的。于是忍不住扒着门框把头又伸回去:“晚上注意安全!”


女孩子的脸刷地一下红透:“乔乔,你说什——”


门在她眼前碰地一下关上了。


 


连身衣防水,又有头盔,骑上摩托时乔瑟夫索性没多此一举穿什么劳什子雨衣。他想起西撒说的事情,于是杵在屋檐下面又给他去了一条消息。


 


JOJO:我下班了,现在过来。


Caesar:好。


 


乔瑟夫响亮地啧了一声:回消息这么快,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没工作啊。


 


 


 


西撒也算是他的老相识了。说来他负责这片区域并没有多长时间——至多也就半年吧——第一天上任就碰到个大包裹,偏偏当天搭班的哥们儿崴了脚没法抬重物,他打电话给收件人让他下来一起搬,那头好听的男声斩钉截铁地说:“不,我付过邮费的,你们自己搬上来。”


最后把东西放到门口时乔瑟夫拆下了货物最外层捆缚着的塑料带子塞进自己口袋里,这才扬起微笑按下门铃。


而来应门的人当然就是西撒。


之后他怎么抓着那层紧绷的塑料膜把东西抬进屋里的乔瑟夫没兴趣知道,毕竟那不过是个小小的报复,而营造快递员与客户的良好关系需要你我共同努力。


 


然而这个客户有那么多的包裹要收,乔瑟夫却也是没想到。一个礼拜跟他打个两三回照面是必然的,开始他还别扭,想着找偏僻邪门点的时间去送,好撞上那个人正好不在家的时间,顺理成章地把货物交给大楼管理员。时间久了发现这个金毛佬压根儿不去上班,讲不定根本就是地缚灵之类离不开房间的东西,也便放弃挣扎,乖乖定着点送过去。


再然后呢,即时通讯软件的账号交换起来多容易,说是为了方便业务往来,事实上却多是用来在不上班的时候聊些什么有的没的。吃了没,路过的时候顺带给我捎个饭再带包烟上来呗,嗯最好还有水果,楼下水果店质量都不错你看着买我请你吃。


乔瑟夫按开语音说谁要吃你水果了送货不给钱我可不干上班接私活被上头知道了要开掉我的好吗,手底下却翻翻找找,在瞟见去往同一小区的包裹时不自觉地语气带上一丝笑来。


 


送到门口按了门铃听见里面踢踢跶跶的拖鞋声,金发佬湿答答的头发捋到额头后面,慢腾腾地来开门,浴袍也没裹严实,从乔瑟夫的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瞥见形状漂亮的胸线。


乔瑟夫一呆,挠着脸颊别过头去,别到一半却又强行扭回来,正好看见西撒对着他伸出手:“东西呢?”


他下意识地护住怀里的一大堆东西:“给钱。”


“如果我说不给呢?”滴了一地水的家伙靠上门框。


乔瑟夫转身就要走,被一把抓住了工作服的领子拖进屋子里。喜爱得寸进尺的客户把他一把按到玄关前的凳子上,夺了手里的东西还反咬一口抱怨起来,说他服务态度真差。


最后还是坐在客厅的桌子前面,好好分吃了几个橙子。乔瑟夫气鼓鼓地胡乱一通抠,抠得自己满手汁水淋淋,刚吃完一个对面又抛过来一个。


“够啦。”他没好气地说,“服务态度够好了吧?我要回去上班了。”


西撒在桌子对面撑着下巴望着他,不说话。


乔瑟夫迟迟疑疑把橙子抓过来,刚抓到手里橙子的外皮就散了,卷成卷的纸币扑扑地松开来落进手里。


“够不够?”这会儿终于学会说话了,对面的金毛哑巴。


“够……不,不够。”乔瑟夫推开椅子站起来,“什么人啊居然强迫人看你这种鬼把戏,钱上都是橙子味儿怎么用,我要精神损失费。”


“钻钱眼里也要有个限度哦乔乔?”


“哇真是的不要叫我乔乔你这家伙!”


乔瑟夫夺门而出。


 


搞什么啊衣冠不整影响人工作还要拿这种一看就是对着小姑娘练出来的小伎俩来炫技,总觉得更讨厌了这个人。


乔瑟夫按完电梯按钮,捂着莫名其妙怦怦狂跳起来的心脏往外吐了一口气,刻意忽视了自己发烫的耳朵与脸颊。


 


“真慢啊。”他回到车上,搭班的黑人小伙半真半假地抱怨,“上班时间不要拿来谈恋爱好吗乔乔?”


“昨天花店的那个女孩子朝你笑了。”乔瑟夫茫茫然直视前方,“然后你买了她一朵花,我送晚了两分钟,被隔壁街区特别难缠的那家人家的狗对着狂吠了十分钟才有人出来签收,溅了一裤子的口水。前天……”


“……行行行。”斯莫基发动起车子。


 


 


 


乔瑟夫从橙子味儿的回忆中清醒过来,摩托车已经开到熟悉的小区熟悉的楼。身上的水抖一抖也就落了,脖子根却还是搞得湿乎乎的一片。


西撒最好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寄,他想。


他停好车,夹着头盔走到大门口按了铃。五秒都没有,门锁啪地开了,西撒根本连话筒都没接起来。


 


西撒家住10楼。


乔瑟夫往里走到电梯间,按了一下上行按钮。


按钮没有像往常一样亮起来。


他又伸手按了一下。衣服潮潮地黏在身上。


电子屏死气沉沉地按着,不作任何响应。


他掏出手机。


 


JOJO:电梯坏了。


Caesar:啊,那你走上来吧。


JOJO:为什么要我上来,你自己下来。


JOJO:今天又没有要搬的东西。


Caesar:没有要搬的东西你怎么就不能走上来了?年纪轻轻体力这么差。


JOJO:……这句话我才应该还给你好吧。


 


乔瑟夫抬起眼睛看了一眼门外。天已经完全黑了,雨沉默地持续下着,像是从纠缠的阴云海绵当中源源不断挤出来的大份泪水。


 


Caesar:雨这么大……


JOJO:知道雨这么大你还叫我过来??


Caesar:所以你上来呗。衣服湿了会感冒的啊。


JOJO:爬楼梯出汗也会感冒。


Caesar:JOJO。


Caesar:你是不是怕黑?


 


雨水滴到屏幕上,乔瑟夫手指打滑,发了个瑟瑟发抖着的表情出去。


 


JOJO:[emoji]


JOJO:谁怕黑了!


Caesar:那就快点上来吧。楼道里没有大怪兽,别怕。


Caesar:别着凉了,上来喝点热的吧。


JOJO:可是


Caesar:不然就投诉你。


JOJO:靠。


 


他的心咚咚地跳着,牵动着眼部神经一下一下地拨。视野在晃动,血液在体温的界限之内沸腾起来,手机屏幕是目光所及处唯一的明亮。然而浓重的黑暗从四面八方拥过来,他看不清路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除了紧紧捏住手机和楼梯扶手一步一步往上挪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楼道里有没有怪物,不曾在一片漆黑中自行摸索的人怎么会知道呢?


他知道楼道里什么都没有。可是西撒或许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式地戳上了他的软肋。


他害怕。


他真的挺害怕。


他真的非常地害怕。


 


被投诉算什么,谁都看得出这是顾客在无理取闹吧。为什么要被这家伙耍得团团转,直接转头走掉他难道还能拿我怎么样不成,我……


为什么要听他的话?


 


“西撒……”


他不会承认的。那不是他的声音。


“……西撒……救……”


不过除了他自己好像也没有谁了,乔瑟夫想。真丢人,我居然哭了。


 


 


 


二十分钟之后他坐在西撒家的沙发上,裹着毛巾毯捧着热可可。西撒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叉着腿低着头继续装哑巴。


乔瑟夫方才无暇思考报复手段的大脑飞快运作起来。


然而穷举法想出的一百零一个方法都不够实际,被黑暗包围时一阵一阵发疼发紧颤抖着的胸腔如今酸涩又饱胀,像是在强烈建议他趁早换个事情想。


比如?


 


比如,在他发出那样丢脸的哭声之后,西撒为什么要冲下来抱住他——为什么要吻他的眼睛呢?


如果抱住他是因为他在发抖,吻他的眼睛是因为他在流泪,那么西撒的嘴唇最后又是为什么才会碰到他的嘴唇的呢?


 


大概只是情绪波动太过激烈而产生的幻觉吧。


 


“我很抱歉,”然后他听见西撒说,“我没有想到,……”


“你没有想到什么?”他又听见自己的声音,冷静的,不带一丝颤抖的。


“……不,没什么。”


西撒捂住了脸,看起来挺痛苦。


 


他大概是尝到我的鼻涕了。乔瑟夫想。


 


 


 


等到乔瑟夫终于想起要问西撒有什么东西要寄,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他压抑住了殴打对方的欲望,眼睁睁看着对方拿出了一个小小方方的丝绒盒子。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他把一瞬间升起来的荒诞想法塞回胃里,用力地咽了口口水。


“寄这个?”


“寄这个。”西撒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地说,“很重要的,别丢了……”


“价值?”


“我也不知道。”


“哈?”乔瑟夫往后缩了缩,开始怀疑其中是否是埋有定时炸弹,“寄出去的件都是要检视的,你这个不犯法吧?”不会导致死人吧?


“……”


西撒迟疑了一下!他迟疑了一下!


“不会。”最后西撒肯定地说,“地址信息我等会儿发你。”


 


雨似乎已经停了。乔瑟夫谢绝了西撒“留下来吃晚饭吧?”的邀请,把小盒子揣进兜里大步跨出了门。


 


房门合上,然后又被拉开。西撒的脑袋探出来,见到的是面对黑洞洞楼梯间一脸大义凛然的乔瑟夫的侧脸。


他露出有些无奈的笑容:“电梯还没好啊……我送你下去吧。”


 


 


 


乔瑟夫回到家,还没开灯,先把外衣整个扯下来甩到地上。即使吹够了凉风也未能解除脸上额上的高热,他却又有自信绝不至于淋了这么点雨就把自己弄到感冒。


于是他怔了一会儿,拿冰冰冷的手指搓搓脸颊。


温度降不下来……


衣服掉到地上的时候他听见盒子摔出来滚到地上的声音。蹲下去在地上摸来摸去的当口手机又震起来,掏出手机和摸到地上一张叠得很小的纸几乎是同时发生的事。


他拿亮起来的手机屏幕照了照那张纸。


纸上流畅漂亮的几行字是这样写的:


 


订购协议


订购 乔瑟夫·乔斯达 年份的 送货上门 服务。


送货内容为 他自己


即刻生效。


西撒·A·齐贝林


2015年12月12日


 


纸很薄,底下空白处潦草地拿不同颜色的笔又补了一行:


 


我的老天,他怕黑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明年的这一天请提醒我续签,那时候我会想签十年的。


 


 


 


手机屏幕暗了下去。乔瑟夫把手里的纸扔掉,两只手抓住手机开始解锁。是来自西撒的新消息,当然是来自西撒的新消息。


 


Caesar:抱歉,我想我把收件人的地址丢了。


Caesar:你应该知道的吧?


Caesar:麻烦了,JOJO。


 


乔瑟夫打开门廊的灯,摔开的小盒子里面已经没有别的东西了,因为被他揉了一下而显得有些皱的那张纸依然安静地躺在地上。


下楼的时候,在黑暗里他曾经牢牢地抓住过西撒的衣角。那片衣角大概比这张纸要皱多了……西撒大概因为那个生气了。因为西撒把他牢牢攥着的手掰开,紧紧地捏到了自己的手里,又把他整个人按到了墙上——咬了他。


有一点点疼。


然后又舔了他,不疼,很痒。


“一点都不可怕吧?”西撒轻柔含糊地对他这么说,“你看,闭上眼睛时一切也都是黑的。你会害怕睡觉吗?”


 


 


 


JOJO:所以你是喜欢你的收件人吗?


 


发完这一条,乔瑟夫像被自己恶心到了一样把手机扔得老远,把门廊的灯再次关掉,再慢慢地整个人滑到地上。


嘴唇还是有些肿,额头还是有些烫。


他在远方不断传来的手机震动声中尝试着闭上眼睛,在浓重的黑暗中头一次体味到了彻头彻尾的安全感。


 


 


END






*快递/外卖小哥怕黑梗不属于我。

标签:西乔JOJO
热度: 119 评论: 2
评论(2)
热度(119)

用来发图 一个西撒痴汉 不咋说话 不咋刷